「乐团组成后是有想过去海外发展,但从没想过是会去地球的另一端那幺远的地

2020-06-11 519人围观 ,发现51个评论

亚细亚功夫世代(ASIAN KUNG-FU GENERATION)睽违三年半的第9张原创专辑《Hometown》终于推出。他们受到了90年代强力流行、另类聊滚的影响,最近的曲目也十分带有意识性。儘管邀请了威瑟乐团的Rivers Cuomo等多位创作者参与,但这次的专辑作品依然十分有阿吉康(アジカン)自己的风格,当中的关键便在于製作环境的变化。这次「十分愉快」地来製作《Hometown》,就让我们一起来了解背后製作的点点滴滴,并一起认识「阿吉康世界」吧。

文 阿刀 “DA” 大志

前编:【MMN访谈:前编】「4人在欢乐愉快地安排之下形成了亚细亚功夫世代。不可避免地有了阿吉康(アジカン)这样的病」

 

――这次作品,在初回盘中收录了南美巡迴的相关影像DVD。总有阿吉康时常去南美的印象在呢。

 

喜多:不过我们只去了2015年跟去年两次喔。

――在南美举办巡迴公演的契机是什幺呢?

 

 

后藤:一开始是被称为智利的Japan exposition活动,「那幺乾脆办巡演吧」一说完,就去了阿根廷、巴西、墨西哥等地举办,「原来在南美洲有粉丝啊!」,有惊讶但也十分开心,真的是很棒的体验,想再去去其他国家。

――亚洲巡迴的话呢?

后藤:当然也想去。最近感觉是亚洲音乐的盛况,特别是我们在与年轻世代们做无国界交流时,就常常感受得到。例如这次宇多田光的作品就邀请了亚洲的音乐人们共襄盛举。我也在12月时与泰国的Phum Viphurit词曲作家一起举办了公演。亚洲乐团们常常这边跑那边跑的,之后想必也会有很多有趣的事等着我们,到时我就算变老了还能参加该有多好。

――南美的粉丝们如何呢? 我也在墨西哥看过其他艺人的公演,印象中他们似乎满热情的。

 

 

后藤:真的非常热情,我觉得很棒。就像是足球的应援声一般,在经典唱段大家还会大合唱呢。

喜多:而且在公演前大家就已经很热络了。

 

――「现在开始那样的热络情绪还可以吗?」那样程度的沸腾情绪

 

后藤:对对。在开演前大家就一直在唱着我们的歌,大约2小时的时间,然后我们又唱了2小时左右的演唱会(笑)那样热情的情绪,日本人不太会表现出来呢。在世界旅行的时候,日本人是最乖的这点我觉得很惊讶。不管去哪个国家,大家都很有元气,之后在日本有活动时,「我们会是主角吗?」的想法却又出现。日本人太害羞了,这是不得不去改变的呢。

――歌曲会因为在不同国家而让粉丝有不同的反应吗?

后藤:会的。我们去欧洲时,主调重叠的编曲「サイレン」、英国摇滚的歌曲都非常火红,不过重节拍的音乐就还好,南美洲反而喜欢这样的音乐。

 

――海外活动时有什幺印象深刻的事情吗

 

后藤:第一次去韩国的时候,很紧张也很感动。因为亚洲历史很複杂的关係,第一次难免会紧张。总觉得讨厌日本人的韩国人应该很多吧。不过,一站上舞台却完全不是这幺一回事,大家反而很热情呢。公演结束时,后台的韩国乐团还跟我们互相交换CD,那时超感动的,「啊,我们原来做得到啊。用这样的方式跟大家融洽感情真的很好。」当时认识的乐团至今都还是好朋友,每次去韩国时,他们都会抽空带我们去玩,那对我们来说是很鲜明的回忆呢。

 

乐团刚组成时,有想过会像现在在世界各地活动吗

 

后藤:我在小时候其实就想过了。例如取ASIAN KUNG-FU GENERATION的名字,就像是亚细亚这名字般,从亚洲向世界介绍我们的音乐。另外,出道时「遥か彼方」的歌曲成为了动画《火影忍者》的片头曲,那时想「摇滚乐团的歌曲成为动漫歌曲会怎样呢?」在那个大家相对不认同的时代。不过,就像《火影忍者》一样的作品,是大家一起完成的作品,自己的歌曲不知道会不会在世界被听到,那时成员们有讨论过这样的事。所以,从那时就将亚洲感的旋律加了进去,我们也是现在才意识到的,实际上那样的旋律,对于世界的人来说是很有趣的呢。

――就像刚刚提到的,摇滚乐团为动漫配唱,在当时那个比较不能认同的时代中,能很真诚地有这样的想法很不简单呢。

 

后藤:从乐团组成后,一直想要去海外作演出,最后能够实现这样的梦想真的很开心。不过从来没想过会到地球的另一端过(笑)。到秘鲁举办演唱会,现在还是很难以置信,智利也是,「这就是那个细长国家的智利啊」的感动还在。

――这幺说来,已经活动超过20年,现在和从青春时代就崇拜的音乐家们一起作曲,感觉就像一场梦吧。

 

后藤:真的很不可思议。习惯了这样状态的自己我觉得有点恐怖。不过,欧美音乐家跟我们一样都是人呀。所以,不要带着太过的心情,以平常心看待,之后跟世界的其他乐团能合作的话,我们也会很开心的。

ASIAN KUNG-FU GENERATION 「廃墟の记忆」MV

不容错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