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瑛州政府将检讨 槟足球队投资多却垫底

2020-07-28 685人围观 ,发现73个评论
章瑛州政府将检讨 槟足球队投资多却垫底

章瑛州政府将检讨 槟足球队投资多却垫底

冠英及曹观友等人在步出会议厅时谈笑风生。

青年及体育委员会主席的章瑛指出,州政府在投入足球的资源是比其他运动更多,但目前槟州足球队在联赛排名却是垫底。

她说,并不是州政府没有投入资源在槟足球,反之投入的资源却比州内其他运动的资源更多,在上一场的联赛比赛中也失利,以可以确定无缘问鼎联赛冠军,州政府将会做出检讨。

“目前联赛冠军是柔佛足球队,但要知道柔佛足球员的月薪5万美元(约20万3957令吉)至8万令吉(约32万6332),以槟州政府现有的财力无法支付球员这笔薪金,所以2者不能相提并论。”

她于周五在议会做出总结时,这样指出。

诗布郎再也区州议员阿菲夫医生指出,其实槟州足球以有很多的进步,在2013年槟州政府接管槟州足球后,槟州足球的在联赛的排名也逐年进步,在2013年而在第3级联赛,之后就升着第2级联赛,并于去年成功进入超级联赛。

“在来临的6-8月也是足球员的转会期,我们可以在转会市场上寻找好球员,更何况足球是圆的,莱斯特城在去年仍在保级,今年却夺得英超冠军,槟城额可以获得更高的排名。”

评论:

照妖镜

槟州议会最后在“临时动议”的方式下,修改了巫统有关“放弃填海来落实交通大蓝图”的动议。这样的局面看似面面俱圆,不过却也透露了几个值得深思的讯息。

首先,5名公正党后座议员PKR 5(武吉丁雅区的王敬文、植物园区的谢嘉平、马章武莫区的李凯伦、本南地区的诺蕾拉,以及峇都乌蛮区的再也巴兰)最终在没有违背选民利益,以及党立场的情况下,参与了表决,但,也不见得能化解了盟友之间的互信危机。

打从一开始,PKR 5就背负着极大的压力,这压力源自于“公正党若为了选民而支持了巫统,那幺PKR 5就得为希盟瓦解负责”,换言之,盟友彼此间没有互信,只有博弈,没有互助,只有谋略。其中,被打压的一方更永远不会忘记今天所陷入的两难局面。

值得一提玩味的是,今天“临时动议”的这一招,似乎也显示出行动党本身有自己掌控不了的地方。须知,PKR 5几乎已经是在党中央的指示下,不可能出现违逆情况,那幺,他们大可在不必“临时动议”的情况下,顺理成章地赢地最后一战,不可能出现盟友互信危机,更不会被民众拿来与公正党比较。偏偏,他们可能最无法解释的是,为何公正党都能成功被驾驭,反观同一阵营的郑雨周却能支持“反对填海”。

团结不一定和气

再来,今天希望联盟看似团结一致,这是他们从砂州选举中明白到选民不希望看见分裂的情况。但,这样的团结不一定和气,这样的合作更不表示和谐,所以才出现了“临时动议”这一招。

有趣的是,巫统虽然看上去无法再次得逞(上一次成功“分裂”了大家),但是,某程度而言,他们还是赢家。因为今次的动议,希盟间的矛盾进一步被激化。撇开“临时动议” 不说,今次的局面不是协商, 而是妥协。

公正党也是赢家。他们对内对外的公敌越见清晰外,内部团结也进一步获得巩固,尤其是PKR 5 五人。他们这次的“两难”不仅再次赢得选民的赞赏、与媒体的同情,更再一次让选民看到议会内出现的不公平、不民主,不正义,究竟来自哪个政党。

最大赢家是选民

不过,最大赢家始终是选民。我们看到了议会其实并没有因为换了政府而更自由开放,我们的政治文化也没有因为换了政府而更民主公正。

今次事件后,我们可以思考的是,来届选举时,当候选人激情四射地表示自己可以将人民的心声在议会上带出来时,请不要当“阿娇”,你更不是“露露”,不要那幺天真。任何政治人物都可能把党利益,看得比人民的利益更重。尽管他们的米饭钱都是你给纳税时给的。 

再来,,民主行动党宣布民联正式瓦解。理由是伊斯兰党执 意落实回教刑事法。错,不在行动党,是伊斯兰党。而今次若希望联盟若是分裂,错同样不会来自行动党,因为公正党得负责。行动党从来就没有错,也绝对不会出错,因为他们永远都不会在别人的错误中找到自己的责任。

所以,今次事件无疑是面照妖镜。你,又看到了什幺?

黎添华

不容错过